New York Times Op-Ed by Asian Health Services’ CEO Sherry Hirota & Dr. Tung Nguyen (Chinese Translation)

James Yang

紐約時報觀點與評論

川普的下一個目標:移民法

遵紀守法並為社區做出貢獻的移民很快就會面臨被驅逐的風險。美國人必須堅持國會阻止這項提議。

評論員 Tung Nguyen 及 Sherry Hirota

2018年9月25日

50年前,當Kam Tam從中國來到美國時年僅16歲,他不太會說英語,一口蛀牙並患有活動性肺結核,當時體重只有96磅。透過堅韌的毅力和零星的幫助,他又恢復了健康。舊金山的公共資助社區健康中心的醫療服務提供者幫助他拔掉了四顆臼齒並治好了他的結核病。

正是他父母所灌輸的性格讓他能夠順利完成大學及醫學院的學業,Tam 醫生說。如今,他是一位成功的商人及藥劑師,為了他與他的家人所獲得的支援而回報社會。他繼續為奧克蘭的弱勢家庭提供他的專業服務及資金支援。

然而,根據國土安全部上週發佈的規定,合法移民可能無法再續演 Tam 醫生這般成功的故事,因為他們使用了原本有權獲得的政府福利。川普政府意欲將大部分正在接受公共援助的合法移民拒之門外,即剝奪他們的合法永久居留權,也被稱為綠卡身份。

這一規定的更嚴格版本也亦存在多年。目前,如果移民被視為收入的一半以上依靠政府的現金援助,則將被拒絕發放綠卡。但是,川普政府已經提議擴大此項規定的範圍,以便拒絕向已享有更廣泛的非現金公共福利的移民發放綠卡。

此項新規可能會阻止某些享有 Medicaid; Medicare Part D 等社會福利計劃的移民獲得永居權,這些計劃旨在幫助年長者獲得經濟實惠的處方藥;食品券及第8節所述的住房補貼。

即使只是短期內獲得相對少量援助的移民現在也可能被視為 「受政府救濟者」,並且將失去獲得綠卡的資格。最壞情況下,已在本國開始固定生活的合法移民也可能被剝奪永久合法身份,並與家人分離。這些提議可能在 60 個公眾審議期後成為最終提案。

將移民視為受政府救濟者是基於收入和財富決定一個人對社會價值的不公平原則。遵紀守法,合法納稅並為社區做出貢獻的移民如果沒有足夠的儲蓄來應對意外的緊急情況,則當下就有可能被驅逐出境。他們可能被迫在為孩子尋求醫療保健與食物和留在這個國家之間做出艱難的選擇。

大量移民家庭將因此政策變化而受到牽連。預計有380萬亞裔美國人及太平洋島民以及1030萬西班牙裔人的家庭中至少有一人正在享有這些服務。根據移民政策研究所資料,美國有1050萬兒童正在接受公共福利,他們的父母中至少有一方是非本國公民。這些兒童中有十分之九是出生在美國的公民,如果父母一方被視為受政府救濟者,將被驅逐出這個國家,因此他們的家庭將面臨支離破散。

人們對已經傳言數月的擬議新規的恐懼可能已經抑制了對服務的需求。社區急救診所的患者紛紛要求刪除他們的就診記錄,一些移民拒絕簽署食物援助計劃,理由是擔心被驅逐出境及與家人分離。如果不及時進行篩查並獲得治療,他們很容易罹患哮喘,視力問題,高血壓,癌症及精神健康疾病。

一系列有力研究表明,合法移民有利於鞏固我們的社會。移民能夠帶來比本土出生美國人更多的勞動力。非本國公民使用福利計劃的水平遠低於本土美國人。研究表明,移民家庭比非移民家庭使用的醫療服務更少,從而有助於降低更廣泛人群的醫療保健成本。

儘管如此,川普政府仍然受制於一種反移民意識形態。這項擬議政策是最惡劣的替罪羊手法,與司法部長傑夫·塞申斯及其2015年白皮書有關,其錯誤地指責合法移民是導致公民失業的罪魁禍首。

醫療保健提供者與移民活動家正在建立聯盟以表達他們的反對意見。但是美國人必須堅持國會阻止這項提議的通過。

我們必須捍衛我們作為一個擁有共同願景與價值觀的國家的身份,這個國家建立在努力工作,穩固的家庭,尊重與善良的基礎之上。這些價值觀告訴我們,我們必須彼此守護,我們知道我們的力量和我們當中最脆弱的人一樣。

Tung Nguyen博士是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醫學教授。Sherry Hirota是加州奧克蘭亞洲健康服務部的首席執行官。